潘镜宇:警惕人民币快速升值的两点风险

中新经纬客户端10月23日电 题:《潘镜宇:警惕人民币快速升值的两点风险》

作者 潘镜宇(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央行自2020年10月12日起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降为0。此次调整的背景是人民币连续偏单边升值行情达4个月,央行果断推出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的措施,是维稳人民币汇率的重要方式。

此次下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是央行自2015年“811”汇改以来第四次调整。回顾前三次调整方向,2015年10月15日与2018年8月6日的调整为上调,目的在于舒缓贬值;2017年9月11日的调整为下调,旨在舒缓升值。此次央行则再次为舒缓升值做出调整。从这四次调整的背景看,2015年10月15日的调整是“811”汇改后央行首次推出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的尝试,但当时人民币相对的贬值幅度较现在而言偏低。2018年8月6日上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背景是当年6月中旬至8月的两个月时间内,人民币对美元由6.40快速贬至6.83,贬值幅度超4000点,这次上调是为缓解持续贬值压力与资金外逃风险。2017年9月11日下调的背景则是当年5月至8月末,人民币对美元由6.89升至6.58的水平,升值幅度超3000点。此次调整的背景则是今年5月末至国庆假期结束,人民币对美元由7.15升至6.69的水平,升值幅度超4500点。

潘镜宇:警惕人民币快速升值的两点风险

图:2015年至今央行四次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的人民币走势背景

通过回顾央行四次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的背景,可以看出每一次调整,均是人民币汇率出现持续性偏向单边的行情,同时期间人民币升值或贬值幅度超3000点以上,央行才会出手进行干预,这比较符合央行强调的保持人民币汇率弹性和稳定市场预期的导向。那么,央行此次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的背景与内涵有何特殊性?

一是人民币持续快速升值打击中国出口企业。当前中国经济复苏情况在全球领先,尤其第三季度中国进出口总值、出口总值、进口总值均创下季度历史新高。但在第二季度与第三季度,人民币汇率连续升破7、6.9、6.8关口,这直接打击中国出口企业利润。在7-9月,出口上升之际,贸易顺差却没有大幅上升。同时,人民币快速升值也会加剧外向型企业面对账面的恐慌心理。

二是金融市场存在被加大投机的风险。人民币汇率虽然是参考主要一篮子货币进行调节,但仍主要对标美元。而且,人民币汇率分为两岸市场,在岸市场为银行间交易,可交易时段有限,而在岸人民币汇率更多参考可交易时段更长的离岸市场。从对标美元看,6-8月美元指数偏下行,人民币偏升值的情况属于基本的反关联走势,但人民币阶段性升值幅度却大于美元指数。9月,美元指数从月初就开始明显反弹,整月有两次6连阳的强走势,但人民币9月依然以升值收官,与美元同步上行,这与其他主要新兴市场普遍货币回贬的表现并不一致。与此同时,9月,北上与南上资金净流入与流出速度加快,资金量加大;10年期国债收益率略微上行;人民币汇率偏上行。中国不断加大开放的金融市场存在阶段性被海外加大投机套利的风险,这种风险不利于人民币汇率稳定与未来金融自由化发展。

从以上两点不难看出,此次央行下调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至0,正是为短期调整人民币快速升值的市场预期与导向而为之。但值得注意的是,从前三次央行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率前后的人民币走势看,无论是上调还是下调,人民币均会继续衔接调整前的趋势,政策不会直接扭转升贬方向,仅是引导和舒缓短期压力。因此,未来人民币依然将面临两面性的前景。第一是美元指数对人民币的影响为主不会改变。目前美元无论在技术还是市场氛围方面均存在反弹预期,人民币对标美元或有贬值的可能性。第二是“人民币资产更具吸引力”的说法或会成为海外热钱套利与投机中国金融市场的说辞,应当注意海外热钱套利与投机风险的加剧。(中新经纬APP)

(责任编辑: H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