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昌交运的远虑与近忧:业绩受疫情影响 加码旅游业务

本报记者 方超 童海华 上海报道

董事长辞职、百万政府补助……湖北宜昌交运(002627,股吧)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2627.SZ,以下简称“宜昌交运”)近日引发市场关注。

10月21日,宜昌交运发布《关于长江三峡游轮中心土地一级开发项目的进展公告》称,此次长江三峡游轮中心土地一级开发项目一期P(2020)5、6号地块拍卖预计将确认增值收益4500万元,对其年度经营业绩将会产生积极影响。

在会对业绩产生“积极影响”的背后,则是疫情冲击之下,宜昌交运前三季度的“惨淡”业绩,预计将实现净利润600万元~800万元,较上年同期变动-92.68%~-94.51%,即使如此,宜昌交运仍在持续加码文旅行业,其此前与同程旅行签订相关协议,引发外界关注。

对此,《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致电致函宜昌交运,其相关负责人回复称,相关问题“不太适合作出书面回复”,其此后更表示,已经请示董秘,“说不回复”。

巨额土地补偿金或令利润大增

作为湖北道路客运行业上市第一股,疫情这只“黑天鹅”对宜昌交运无疑打击巨大。

宜昌交运半年报显示,其2020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7.6亿元,同比下降30.2%,实现归母净利润-3048.3万,上年同期为6402.7万元。此外,其毛利率为3.3%,同比降低12.3个百分点,净利率为-4%,同比降低10.4个百分点。

“2020年上半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主营业务均受到较大冲击”,宜昌交运半年报如此表示,其中,“旅客运输服务业务和旅游综合服务业务收入同比下降幅度较大,主要是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公司道路客运业务和旅游服务业务均受到了较大的冲击”。

而面对投资者下半年如何改善业绩的提问,宜昌交运相关负责人曾表示,“一方面公司从非经营费用开支方面厉行节约;另一方面积极做好主业经营,拓展培育期短收益见效快的综合交通服务业务”。

但作为道路运输及旅游服务行业上市公司,宜昌交运的业绩改善之路并不轻松。

10月14日,宜昌交运发布《2020年度前三季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称,预计实现净利润600万元-800万元,较上年同期变动-92.68%~-94.51%,而其此前业绩预告预计实现净利润为4500万元~6000万元。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归母净利润为1.15亿元的宜昌交运,其在2020年的利润表现或将更优异,而原因即在于土地挂牌拍卖带来的增值收益、城市更新带来的补偿等。

10月21日,宜昌交运发布公告称,10月20日,经宜昌市人民政府批准,长江三峡游轮中心土地一级开发项目一期P(2020)5、6号地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在宜昌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公开拍卖出让。

而根据宜昌交运财务部门初步测算,本次长江三峡游轮中心土地一级开发项目一期P(2020)5、6号地块拍卖预计将确认增值收益4500万元,对公司2020年经营业绩将会产生积极影响。此外,“剩余地块土地一级开发预计在本年度内基本完成征迁工作”。

不仅如此,根据《中国证券报》在7月13日的报道,宜昌交运宣布,其办公大楼已被当地市政府纳入到城市更新的改革范围,该地块共88亩,按宜昌市当地补偿标准估算的话,补偿金额大致在5亿元左右。而《证券时报》彼时引用行业人士观点称,“今年公司的利润预计将会达到7亿~7.5亿元”。

旅游营收占比不足两成

不仅如此,在文旅行业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当下,宜昌交运似乎仍在加码旅游行业。

相关信息显示,宜昌交运目前已形成道路旅客运输、旅游综合服务、港口物流服务及汽车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企业,天眼查显示,宜昌交通旅游产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宜昌交旅”)持股26.86%,为第一大股东,而后者为宜昌市国资委100%控股企业。

9月18日,宜昌交运发布《关于与同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的公告》称,其与同程旅行将在旅游板块、交通板块、资本合作等层面进行相关合作。

“公司与同程旅行的战略合作,符合公司综合交通及旅游服务产业的发展战略,有利于充分发挥双方的资源、技术和品牌优势,进一步拓展公司交通旅游产品及服务”,宜昌交运如此表示。

颇为有意思的是,早在今年4月,彼时的宜昌交运董事长江永在接受湖北媒体采访时就曾如此表示,“对于未来的旅游产业,我们依然充满信心”,“疫情让相关产业进入寒冬,但这也正是‘低位布局’的好时机”。

不过根据宜昌交运在10月16日的公告,江永已在10月15日向宜昌交运董事会递交书面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第五届董事会董事长等职务。

其实,梳理可发现,对“未来的旅游产业充满信心”的宜昌交运,早已在布局旅游产业。

公开报道显示,尽管以道路运输业务起家,但早在2010年,宜昌交运就涉足旅游业,在2012年汉宜动车等高铁出行方式冲击下,在此后的时间中逐步加码旅游业务。

“通过推动业务创新转型,我们已经形成了交通加旅游的双轮驱动。在传统业务上,我们扛住了高铁、动车、私家车的这一波冲击;在转型方向上,打造三峡旅游龙头,引领千亿产业发展,是公司肩负的重大使命”,江永曾在2019年如此表示。

更值得注意的是,宜昌交运在2019年通过收购九凤谷,第一次介入景点运营业务,宜昌交运董秘办彼时曾对媒体表示,“我们之前的确没有旅游景区方面的资源”,而更加值得注意的是,宜昌九凤谷是宜昌交旅旗下控股子公司。

对于母公司宜昌交旅未来是否会进一步注入旅游资产到上市公司体系,记者此前致函宜昌交旅,但截至发稿未获得正面回复。

尽管布局旅游业务多年,近年来更是与OTA合作、收购“两坝一峡”区域游船等,但不可忽视的一点是,旅游业务占宜昌交运的营收比例仍然处于相当低的水平,其2019年报显示,旅游综合服务业务完成营业收入3.62亿元,占总体营收的比例仅为16.35%。

颇为有意思的是,2019年,面对中信建投证券社会服务行业首席分析师贺燕青的“未来公司旅游综合服务板块的占比有没有可能进一步提升,因为现在营收中旅游综合服务板块营收占比不足10%”的提问。江永曾如此表示,“展望未来,公司旅游综合服务产业将继续以‘发挥优势、联动营销、项目引领、资源整合’为举措……不断强化产业集群效应,加快推进旅游资源整合,预计2019年旅游综合服务的业务规模和盈利水平比上年度有进一步的增长。”

(责任编辑:张洋 HN080)